女人要有两种“活法”:当妈的世界没有完美平衡,只有心甘情愿

前一阵正好过假期,分别和两个久未见面的闺蜜聚了一次。迥然不同的画风,让我这个四旬中年老母亲颇多感慨。

第一个是单身闺蜜榛子。当时,相似的三观、性格和兴趣爱好,让我们一踏进大学校门就相见恨晚,迅速结为死党级闺蜜。

文科大学生的学习生活洋溢着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我们曾经在校园的大草坪上边喝茶啃月饼,边观赏着中秋之夜的明月,一首接一首地吟诵着各自喜爱的诗词;曾经一起铺开五六米长的宣纸,席地而坐,泼墨挥毫,从甲骨文写到行楷,笔端趟过汉字演变的数千年长河;曾经绕着外滩风情万种的“万国建筑群”一遍又一遍地走,手中的相机闪个不停;曾经在学生会的读书沙龙上,慷慨激昂地讲述过自己最爱读的一部经典名著、最欣赏的一句名人名言、最渴望从事的一份职业……年轻的心无所畏惧,无所牵绊,渴望着奔向有着无限可能的远方。

毕业以后,两人又都从事着性质相近的“体制内”职业,有了更多的共同话题。相识22年,走上工作岗位18年,经历了从青涩学子到成熟社会人的蜕变,那份相知相惜的闺蜜情如同陈年老酒,愈发醇香。工作再忙,生活再累,我们每隔一段时间都必定要安排完整的一天,抛开一切俗世的烦扰,聚在一起畅叙,分享彼此的酸甜苦辣,相互汲取“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正能量。

唯一的不同,在于她一直未婚,而我已为人母。

但就是这一点,拉开了我和她之间在生活状态上的根本差异,也使得我们两人的相见需要顾虑和迁就的成分多了很多。当然,是她迁就我的比例占了绝对优势。我有娃七年来,每次相聚都变成了一项需要提前个把月开始策划的系统工程,待我协调好家里的一切才能定下时间地点,而临了因为我娃的这事那事而改变计划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但是有意思的是,每次见榛子,我体内都能调动起一种神奇的调节机制,能瞬间从娃、家务、工作的一地鸡毛中抽离出来,把话题切换到电影、哲学、历史、艺术、科学、书法、茶道、摄影、旅游、人生哲理、穿衣搭配……上面来。那一刻,我会有一种游走于另一个时空的错觉,仿佛自己还是那个腹有诗书、心怀远方的单身女孩。

见面后,我们一起看了当时火热上映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我从榛子那里批发到一个新概念——“硬科幻”,以及一个新人名——刘慈欣。不得不说,这部基于真实科学研究预测、直击人类命运痛点的大片,真的是非常震撼人心。看完以后,我们的话题久久地围绕着宇宙天地的宏阔境界展开。我的眼前,恍恍惚惚地闪现出二十多年前我们在夏夜的草坪上仰望星空的那一幕。

吃饭的时候,榛子忽然问我:“你的心脏怎么样了,早搏好点了吗?”

我愣了一下,心头一热,甚至刹那间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自从当了妈,除了闺蜜没人关心过我的身体。

不能怪家人不知冷暖,只是生活的优先级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我从一个享受父母照顾的女孩,变成了一个背负着很多职责和义务的女人。

七年来,照顾娃的忙碌加上工作的压力,让我不得不一再透支自己的休息和睡眠。偏偏我是个有点贪心的女人,既想要事业开挂,又想要家庭美满,既想要自己精彩,又想要娃儿成才,所以,除了拼命奔跑,没有别的选择。渐渐地,身体拉响了警报,开始频繁出现心律不齐、早搏,特别是连续多日劳累的时候,心悸、气短、头晕的症状就会很明显。

去医院查过,并没有发现什么器质性的心脏病,只说是疲劳过度、压力大导致的植物神经功能紊乱。既然这样,便也不当回事,该加的班照加,该熬的夜照熬,该陪娃疯的时候照疯。

家人不是不知道,但他们也各有各的忙乱和焦躁,各有各的不容易和无奈。特别是常年帮我带娃的父母,身体也不怎么好,每天还要风雨无阻地接送娃上幼儿园,调理全家人的伙食,带娃绑架了他们本该清闲安逸的晚年生活,我已心怀歉疚,如何还能要求他们再来更多地关心我?

中年老母亲,哪一个不是“一息尚存,战斗到底”的劳模,哪一个不是被岁月的磨刀石磨出了一把披荆斩棘的“宝刀”?

餐后,我和榛子逛了一会儿商场。在一个我最喜欢的英伦风品牌专柜,我试穿了一件大衣——柔软细腻的纯羊毛面料,当季大热的焦糖色,修身挺括的版型,膝下两寸的经典中长款,一切元素正好get到我的心头好。榛子也一个劲地叫好。

看着吊牌上折后两千的价格,琢磨着春节后马上要付的娃的才艺班、幼小衔接班的一大堆费用,我有点纠结。还是榛子帮我下了决心。“买吧,亲爱的,你是个好妈妈,但是你自己也需要被取悦,你值得。趁咱们还没有太老,赶紧穿喜欢的衣服吧!”

接着就该说说假日里见的第二个闺蜜了。

她初中、高中都与我同班,算起来相识快有30年了。因为一直以来在成绩、职位、收入等各个方面都胜我一筹,是典型的“别人家孩子”,经常被我父母拿来当作激将我的教材,文中就称呼她为“小明”吧。

小明是那种遵循传统规范生活、人生节奏踩点很准、性格贤良淑德的女性。大学毕业在银行工作,上班三四年后恋爱结婚,赶在三十“高龄”前生了孩子,下班就回家,没事不出门,特别符合老一辈家长心目中的“好女孩”人设。

自从结婚生娃,小明的生活里就仿佛彻底删除了“自己”这个词。

怀孕以及坐月子期间,为了娃的营养和母乳喂养的质量,她敞开胃口大补,一不小心营养过剩,身体的新陈代谢规律改变了,增肥20多斤,衣服尺寸大了两个码,至今再也没有瘦回去,成了买衣困难户,基本上只能穿T和牛仔裤。

公婆对她很好,带娃的理念也比较开明,基本上没什么矛盾,但她还是放不下心,每天下了班都是飞奔着回家,就为多看娃几眼,多陪娃几分钟。有一次因为跑得太急,一不留神闯了红灯,鼻尖和车头就差一根手指头的距离。儿子三岁前,她没有单独外出会过朋友、逛过街,除了有一次应邀参加同事的婚礼,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衣服穿,让我陪她去家附近的商场,花10分钟买了条裙子。

她和老公收入都不错,但是为了给儿子提供优质的教育资源,把自己的开支压缩到最低限度。不做头发,不化妆,不健身,护肤品用最基础的,书能借就坚决不买,两三年可以不添一件新衣,单位组织的疗休养只要不能带小孩的就一律放弃。但是,儿子八百大洋一节的奥数冲刺课,五六万的出国夏令营,她眼都不眨一下的。

偶尔,我们也会回忆起曾经自由美好的单身时代,约好来一场不带老公、孩子的“伪单身”聚会,但结果总是她爽约。“亲爱的,不好意思啊,我儿子是个跟屁虫!”“亲爱的,不好意思啊,我琢磨着他爹不太会做饭,把爷俩留在家里没啥东西吃,就一块儿带来混饭了哈!”

自从她有娃以后,我们聊天的话题不管以什么开头,最终总会落实到娃的教育以及哪家商场、超市打折力度大上面去。当年那个能从四大文明古国讲到文艺复兴、工业革命,能整篇背诵卡斯特罗的《历史将宣判我无罪》的女孩,早已不知所踪。

这次见面,大概是老公也觉得她平时为家庭付出太辛苦了,主动建议饭后他先带儿子回去,两个中年老母亲去逛街。小明说,我好几年都没正经八百逛过街了,就算逛也是给儿子、老公买,自己的衣服确实断档得厉害了,有合适的我也添一点。

我们打车来到了离饭店最近的一家大型商场。我明显地感觉到,小明的眼眸里闪现出一丝惊喜的光芒,看到专柜璀璨灯光照耀下那些做工精致、款式新颖的美衣,她刹那间有些走不动路。我陪她试了几件大衣,其中有一件款式、颜色都特别适合她,折后价也不算太贵,她穿上脱下、脱下穿上好几回,还是还给了店员,边走边悄悄和我说,儿子近视,想尽量延迟一些他戴眼镜的时间,准备给他做OK镜治疗,一年要小两万呢。

最终,她不情愿地选了另外一件不甚满意、但价格要便宜一半的大衣,轻轻叹了口气说:“没办法,当妈的女人,自己的位置肯定是排在最后的!我有件大衣替换着穿就行啦,要是儿子的眼睛能好转,比我买一百件新衣服都开心!”

榛子和“小明”,分别代表了现代社会两种不同追求、不同活法的女性。

随着社会的转型,女性综合素质和独立意识的不断提高,传统的婚姻家庭观也在经受着前所未有的洗牌和熏陶。单身、丁克,和已婚已育一样,逐渐成为被人们理解和接受的一种生活状态。没有对错,没有优劣,纯粹只是个人的选择而已。只要一个人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存在方式,本人感觉幸福快乐,又无碍公序良俗,就值得被祝福。

单身如榛子,因为不愿被家庭琐事牵绊,想有充足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活出一个更加精彩快意的人生,于是坚决不走进围城。

为人妻母如小明,因为秉持着“什么年龄该干什么事”的传统观念,又正好在适婚年龄遇上合适的另一半,于是顺理成章地走进婚姻,生儿育女。

单身的榛子们,一定是把“活好自己”作为人生的核心目标的。为人妻母的小明们,不能说全部吧,但大概率一定是把孩子、家庭放在高于一切的位置的。

而我,则是一个游走于她们之间的“分裂体”。

从内心来说,我是真心喜欢榛子的生活方式。比起一身宽松卫衣、头发鸡窝一样、吼娃时一副破锣嗓子的中年老母亲形象,我当然更喜欢职场上身穿精致套装、顺滑长发垂肩、谈吐优雅从容的自己。比起每天陀螺一般飞速运转、几个小时没空喝口水、困到经常在地铁上睡过站的忙乱,我当然更喜欢在书香、茶香中沉淀思绪的那份宁静和淡定。

但,现实总是用它强有力的、毋庸反抗的臂膀,将我拉向小明的状态。“当妈了,要有牺牲精神”、“当妈了,应该把孩子放在第一位”,“当妈了,还整那些穷讲究干啥”……来自方方面面的这些声音,时时像孙悟空脑袋上的紧箍咒一样,提醒着我要有“身份意识”,在我偶尔对自己好了一点的时候,将我推入一口叫做“愧疚感”的深井。

她们两人的身上,都有独特的闪光点,都有属于自己的成就感和价值感。

然而,两人的生活状态,我都不可能全然复制。

我既不可能像榛子一样彻底地放飞自我,又做不到像小明一样为了孩子、为了丈夫,把自我压抑到微如尘埃。

于是,我就这么不可救药地“分裂”着。日久天长,竟也喜欢上了这种“分裂”的感觉。

和榛子在一起的时候,我处在一种“出世”的状态,可以洗去一身征尘,走进灵魂的加油站,感受到生命鲜活贲张的内涵,升华精神和才智的高度。

和小明在一起的时候,我处在“入世”的状态,感受到浓浓的烟火气,可以审视自己在育儿和持家方面的不足,为更好地扮演好自己的多重角色而继续努力。

两种感觉,我都需要。

两类朋友,我都挚爱且祝福。

其实,哪一个中年老母亲,不是这样的“分裂体”呢?

一面在奶瓶尿布、灶台油锅前忙得五迷三道,一面惦记着昨夜刷到一半的微信,听到一半的小说,做到一半的梦。

我有个女同事,自从生娃后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回到小区停好车以后,会走到小区外面的绿化带,找一个没人的角落坐十分钟,再上楼回家。她说,就是那每天的十分钟支撑她活到现在。

我毫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即便是像小明那样忘我奉献的贤妻良母,内心也住着一个单身女孩的影子,也会在漂亮的衣服、华而不实的小饰品小文具面前走不动路,也会在娃入睡以后的深夜里,向朋友圈里满屏的美食、旅行图送去一份羡慕嫉妒恨,也会在加起班来废寝忘食的小鲜肉小鲜花们面前感受到一丝不甘和恐慌。

当妈以后,我才深深体会到,所谓的“家庭与事业完美平衡”,其实是个美丽的乌托邦。世上本没有平衡,只有权衡和取舍,还有家庭成员之间的彼此支撑和协调。能颤颤巍巍地把这钢丝一路走下来,始终不栽倒,工作、家庭、育儿、社交、个人生活等各个方面都能做到个七八十分,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中年老母亲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身为中年老母亲的这个物种,最大的收获便是学会了不再苛求完美,懂得了进退取舍的人生智慧。

有没有那种当了妈也没有多大程度改变原来生活轨迹的神奇案例呢?当然也是有的。我的另一个闺蜜小蕾,是外企的HR主管,有了娃,照样能出一周以上的长差,能每周去健身房锻炼90分钟,能每年一两次和闺蜜团单身出游。并且她的公婆只是负责接送孩子上学,不与他们同住,更没有深度参与他们的育儿和家庭事务。儿子现在三年级,学习、才艺、性格样样可圈可点,与父母的关系也是那种最自然舒服的状态——既有依恋,也能自处。年终的时候,她一边拿公司的优秀员工证书,一边拿儿子学校的“优秀家长”证书。

小蕾就像是茫茫大海里的一盏灯塔,指引着我们这些隔三差五默默崩溃抓狂的中年老母亲们,告诉我们,人生还是有活路的。无数次被周围的人讨教秘诀,她淡淡一笑说,其实本无秘诀,就是把我想活出的样子呈现给孩子看罢了。孩子是来丰富自己的人生体验的,而不是自己人生价值的全部所系。弄清了这个基本的立足点,很多事情就好办了,不会因为孩子掩藏掉自己的光芒,不会把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一点一滴放大成日夜焦灼的苦役。

最理想的状态,应该就是像小蕾这样吧,做了自己想做的、能做的,内心又没有太多的委屈感和亏欠感。

孩子,固然是我们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但是我真心不赞同,家长把自己生命的核心价值活成孩子。

千方百计给孩子创造良好的生活和教育条件,把能力范围内最好的给到孩子,是每一个正常的为人父母者的本能,但是我真心不赞同,家长把做所有事情的目的都指向孩子。

因为,那样既会让孩子承受过于浓重的爱和太高的期望而不堪重负,也会令自己在无尽的付出中,潜意识里逐渐累积委屈和不甘,最终投射到家人和孩子身上,会影响到孩子将来的人生幸福感。

也许,中年老母亲最大的成功,并不是孩子,而是——无论岁月荏苒、韶华老去,我们都拥有选择的权利,我们人生的价值感和幸福感都仍然有很多很多只脚来支撑。

做一个有责任感的家长,与活好自己,本来就不该是个水火不容、非此即彼的单项选择题啊。

当然,处理其中的关系,需要智慧、格局、才华的加持,需要“队友”以及其他家人的同心同德,相互体谅支撑。

从今天开始,愿每一个中年老母亲能以更加从容美好的姿态,在人生的各个“场”之间自如地切换。也愿每一个拼尽全力活着的中年老母亲,都能被温柔以待。

让我们相信,路长且阻,但人间值得。


摘要 / Summary

女人要有两种“活法”:当妈的世界没有完美平衡,只有心甘情愿

订阅我们可及时收到最新的资讯